雨祭

97年的这个晚上,雨生离开了我们 9年后的今晚,第9个雨祭,我在这里听雨生的歌怀念雨生 凭借高吭的嗓音,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让世人知道了雨生,随后的《大海》更是让雨生的音乐在商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然而真正代表雨生自己的音乐的《卡拉OK台北我》《两伊战争》却很少有人知道。在雨生的专辑中不止一次的出现两个自己,《还是朋友》的封面就是如此,当然最有代表性的还是《两伊战争》了,一场两个雨生之间的战斗--《红色热情》和《白色才情》,红的,是主流元素,留下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《最爱的人伤我最深》极其讽刺的应证实了,他如果抛弃自己的创作才情,将绝对成为一个实力派的超级明星. 但另外一半被大众审美趣味抛弃的《白色才情》却唱出了永恒的声音: 《未知》: “让未知孵化我不渝的信仰,坚持在浩瀚人生巨流里前航,回首的刹那 , 请容许我猖狂……” 在他自己的战争里,红色的流行的,被人们喜欢着,被人们传唱着,然后会也随着时间流逝被人们忘记。白色的属于他自己的,却无人的观众席前落幕。 《口是心非》是雨生留给我们的最后一张专辑,没有了没有《带我去月球的》青涩单纯,没有《卡拉OK台北我》的尖锐思考,没有《白色才情》里的实验探索。这是一张关于爱情的专辑,没有了以往的歌词中深刻的思考,《口是心非》还是给我们带来不小的惊喜,编曲层层交叠,鸣奏贴和着声音和耳朵的和弦――他的歌就是如此,永远不让你的耳朵闲着,更不可能跌到常常无聊的重复里。 雨生做为歌手,以其近乎完美的嗓音留下了许多经典的流行歌曲,做为音乐人,他做自己的音乐,给我们留下的则是更多的思考,虽然并不为大多数人接受,然而却的在每个认真听过他的歌的人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。 雨生与其他音乐最大的不同在与他的坚持,不为主流音乐市场所动摇,一如继往的进行音乐上的探索,做自己想做的音乐,进行自己的思考,在这个只有流行没有音乐的年代,雨生绝对是个另类,借用黄舒骏的一句话“我看你眼不见为净也是好事一件”。 九年,你已不惑,希望你在天堂可以继续自己的理想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