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 said

真正的旅行时那些为出门而出门的人,他们轻松愉快如同漂浮的气球,然而他们绝不会偏离自己的目的地,也不知为什么,他们总是说,上路吧。
我带着波德莱尔,像带着我的乌托邦。
那是一朵恶之花。

每一个探险都有两个端点,一个是起点,另一个则是终点,加入你真的想要完成这段旅程,那么,就千万不要反复考虑这其中的过程。

沉默是另外一种争辩。

在这个人类最不合理的时代,我们都被痛苦征服了。

你这个像刺猬一样易怒的儿子,也不是个一无所处的家伙;他就像是保罗·穆尼那样,总是用充满哀伤的语气说这话,在阴沉的天色里,伴着忧郁的音乐,一步一步走向黑暗中。

让我们面对现实,让我们忠于理想。

没什么东西可以把我们系住
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我们绑在一起
我喜欢海员式的爱情
接个热吻就匆匆离去
我要走,我心里难受
可我心里总是很难受

我走上了一条比记忆还要长的路。陪伴着我的,是朝圣者般的孤独。我脸上带着微笑,心中却充满孤苦。

为了成功,你必须先抛弃一切。
革命并不会瓜熟蒂落,你必须亲自采摘果实。

坚强起来,才不会丢失温柔。

凡是害怕飞机的绵羊,我一概不要。

我大概有着这两种思维模式:前者是直接而正面的信念,后者则为全然而消极的冷静。我一度倾向于后者,但很快我便告诉自己,还是继续跟随前者为佳。

与行为不符的言论毫不重要。

正义,有多少邪恶假你的名义而行。

在革命中,一个人或者赢得胜利,或者死去。

——选自《Che said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