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继续吹

又是一年愚人节,少了些愚人,更多的是思人,张国荣的魅力在离开我们七年之后丝毫未减,甚至是更进一步的在影响我们。毕竟当年年幼无知,对张国荣的 了解只是很帅,这些年看了不少他的电影,听了不少他的歌,才发现原来当年太帅其实是给了我一个误导,让我以为他只是偶像派的,其实他更多的是用实力不证明 他不是只靠外表,甚至可以说外表太好其实无形之中给了哥哥不少阻力了。

《胭脂扣》中的富家子弟陈振邦,《阿飞正传》中渴望高飞的旭仔,《东邪西毒》中神秘孤独的欧阳峰,《倩女幽魂》中痴情书生宁采臣,《金枝玉叶》中才 华横溢的顾家明,《夜半歌声》中历经波折的宋丹平,《枪王》中压抑狂燥的Ricky,《纵横四海》中帅气洒脱的亚占,《春光乍泄》中渴望被爱的何宝荣, 《霸王别姬》中戏如人生的程蝶衣,每一个人物都只有哥哥才能成功诠释,每一个影像都是哥哥留给我们最深的记忆。

[audio:http://222.186.10.48/bbmedia.qq.com/media/ent/zgr_fengjixuchui.mp3]

哥哥留下的好歌实在太多,一首《风继续吹》令我痴痴醉了,你已在我心不必再问记着谁…

从艋舺到万华

经典台词:
今天如果你不弄死他们,有一天你就会被他们弄死
你以为你混的是黑帮 其实你混的也是友情 也是义气!
意义是 三小,我只知道义气
你们为什么要找我加入—–“因为五根手指合起来才是一个拳头!”
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
用枪 是下等人的武器!
和尚   刚刚你以为我要抱你,所以你张开了手 在那一刻,你选择相信了我 不是吗
你以为你混的是黑道 你混的其实也是友情 是义气
底下人见面就打,但大哥见面,喝一杯是一定要的。
枪是西方人传来的邪恶东西,我们要用拳头 用刀
有时阵想要说出,满腹的悲哀!
你妈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,你这条命是她的不是你的!
我说了,她就会等,我不想耽误她的青春。
风往哪个方向吹,草就往哪个方向倒;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风,可是最后遍体鳞伤,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都只是草。

Read more

不能没有你

最朴实的黑白影像,最简单的故事叙述,带来的却是深刻的感动,不得不承认这一次大宝哥戴立忍拍了一部成功的电影。从当年的《台北朝九晚五》的激情,冲动,到如今的《不能没有你》的冷静,深思,戴立忍这些年的进步是明显的,也不愧在金马奖上从四大名导手中接过金马,华语电影需要这样的冷静思考后的无奈的一声叹息。金马也成功的从去年《海角七号》挫折后励志的崛起升华到了今年《不能没有你》后的冷静面对社会问题的思考。
这是个真实的事件,没人去怀疑其真实性,父女不能在一起,不是社会问题,而根本是“严格执法”的后果。这是荒唐的结论,也是扭曲的现象,武雄被一批议员、专员像踢皮球一样从台北踢到台南,从台南又踢回台北。逼到穷途末路的那一刻,“讨个说法”竟也变成了锒铛入狱、父女分离。分别的日子里父亲不停的找寻女儿下落,女儿则闭口不再言语,用沉默去控诉这个无情的社会。武雄在高桥上作势下跳,引来的竟不是同情,而是围观。没有人在乎他受了什么委屈,也没人在乎他要表达什么抗议,伟大的围观者们只需要谈笑风生,讨论一下 “跳”还是“不跳”的问题,甚至可以为此而下注小赌一局。道貌岸然的议员更喜欢搞集体抗议,而不怎么关心个体民生,他只懂得追求政绩、懂得拉拢媒体、制造 议题。所谓的社工,只知道秉公办事,却不懂他人苦楚,也许是看惯了人间冷暖,事不关己就习惯了高高挂起。
好在戴立忍还是在给了我们一个happy ending,小小的对望,距离还在,温暖已经在心中冉冉升起

只有疯子才有爱情

“可恶的索菲.又开始游戏了.纯净状态的幸福.太好了.它胜过一切.胜过麻醉剂.可卡因.高纯度可卡因.大麻烟卷.印度大麻.LSD.迷幻药.胜过性.口 交.放荡聚会.滥交.胜过花生上的奶油.胜过卢卡斯.2001年年末.玛里琳的扭腰走路.斯切姆菲特.胜过拉拉.克烙福特.胜过吉米,亨德里克斯.阿姆斯 强.胜过圣诞老人的巡视.胜过比尔,格特.达赖喇嘛的鬼魂附身.胜过帕梅拉.按德森嘴唇上的胶原.胜过琳伯德,莫里森的滥用药物.胜过自由.胜过生命. ”

选自法国电影《两小无猜》朱利安的旁白

这是一场华丽、偏执、魔幻、幽默、荒唐、美妙、刺激、极端的疯狂游戏。以为棋逢对手,于是欲擒故纵,他们纠缠着继续游戏是因为爱情本身大过生活。爱情比生活更重要,那是疯子说的。束缚着生活的平凡人根本就玷 污爱情本身的强大。对于多数人来说,没有资格谈爱情。 看过电影,映射出自己的可悲。或者这是时代的可悲吧,我也没什么值得 黯然伤神的。疯狂的人才有爱情,哪怕曾经疯狂也是值得,我不够疯狂,我没有爱情,也许我也该疯狂一下了吧?

墨攻

战争中处处皆是英雄。不必说独领千军的墨家智者革离,不必说战无不克的赵国大将军巷淹中,不必说智勇双全的梁国神箭手子团,不必说护国为民的梁国王子梁适,单是那些面对入侵的强敌英勇地站上城门的平民百姓,谁敢说他们不是英雄?